织梦CMS - 轻松建站从此开始!

免费在线要看小说

当前位置: 主页 > 要看小说 >

清河大陆之英雄传奇_ 第一百零六章:独孤寒显威-

时间:2021-06-24 16:45来源:网络整理 作者:采集侠 点击:
乙心小说清河大陆之英雄传奇 第一百零六章:独孤寒显威在线阅读。
广告位API接口通信错误,查看德得广告获取帮助
    根据时间推算,独孤寒今天下午回到了云中城。

    在城门口的小吃摊上,独孤寒看到陈川急匆匆骑马出城而去,倒是没有在意。

    独孤寒吃完饭便准备往侯府去。就在这时严光带着卫士出现在了城门口。

    严光看了看周围的百姓一眼,然后对身边的一个将军道:“马上关闭城门,驱散城门口所有人众,无论如何都不能放陈平以及他的戍卫营进城。”

    那将军领命后便领着卫士去关闭城门和到城墙上布防了。

    独孤寒一听顿时觉得情况不对。心中暗道:现在正是白天,没有外敌入侵城门一般是不能关闭的。而且对方说不能放陈平的戍卫营进城是何意?难道说陈平要造反?可是陈平不是陈天麟的二哥吗?

    看着城门缓缓关闭以及惊惶离去的众百姓,独孤寒脑海中闪现出了刚才匆匆出城的陈川,顿时觉得此事非同寻常。

    独孤寒急忙打马向侯府而去。

    独孤寒到了广场,见城主府被不明军队控制,顿时心中大惊。当他再往侯府所在前行了一段到到达平阳街与永安街的交叉路口时见大队卫士已经将街道封锁,封锁的卫士宣布任何人不得通过。独孤寒大惊,他觉得陈天麟他们恐怕身处危险之中了。

    想要杀过去又觉得希望不大。

    想到陈川已经出城去调兵,独孤寒还是觉得应该想办法让陈平的军队进城才是明智之举。

    独孤寒匆匆赶回城门口,发现这里也已经戒严,城门口几千上万的卫士在街道上严阵以待,这让他很是焦急。

    一个时辰后,陈平和陈川带着军队出现在了城外。

    见城门紧闭,陈平大喊道:“城上守将何人,还不快快打开城门?”

    周康出现在城楼上道:“原来是二公子,末将奉命死守南门。”

    陈平道:“放肆,现在既非关门的时间,也没有敌人入侵,你竟敢关闭城门。”

    周康道:“末将也是奉命行事,请二公子见谅。”

    陈川急道:“还不快快打开城门,你们这是要造反吗?”

    周康道:“陈总管,末将不敢造反,不过末将得到的将令是死守城门,未得将令不可开门。只要陈总管拿来严将军的将令,末将自当立刻开城。”

    陈川道:“你放肆,侯府才是夏州之主,何须严光的将令?”

    周康道:“可城防营向来是听命严将军的命令,这是一直以来的定制。末将执行军令,就算侯爷也无话可说。”

    陈川气愤的指着他道:“你……”

    周康道:“总之,陈总管只要有严将军的将令,或者是侯爷的也行。末将自当开城。否则万万不能,还请大人见谅。”

    陈平大吼道:“还不开城我就开始攻城了。”

    周康的副将一听急着道:“将军,这可如何是好,二公子军队可是比我们多很多呀,一旦攻城我们恐怕抵挡不住。”

    周康责备道:“慌什么慌,你不仔细看看,他匆匆而来,哪里带有攻城设备。”

    副将一看连忙道:“是,末将之罪。可是我们这么做就算是反叛了,真的没问题吗?”

    周康厉声道:“什么反叛?你这斯说话真是难听。我们只是奉命行事,至始自终没有主动对任何人发射过一箭,就算上面怪罪下来也怪不到我们头上。”

    副将连忙道:“是,将军英名。”

    周康道:“我们只管守住城门,二公子他们没法攻城,我们也不主动出击就可。至于后面的事就是上面的人的问题了,与我们无关。”

    副将连忙道:“是,末将领命。”

    陈川急着对陈平道:“这可如何是好,这周康看来是不会开城了?”

    陈平道:“要不我们绕道北门吧?”

    陈川道:“没用的,以严光的老谋深算北门肯定被占了。现在也不知道侯爷他们怎么样了,真是急死人了。”

    陈平急着道:“早知道就该做些攻城设备了。”

    陈川急着道:“哪有时间做,本来以为急行军的话也许还能在严光之前进城,现在看来还是慢了。”

    陈平急着道:“那现在怎么办呀,既攻不了城又绕道不得,难道我们在这里干等着不成?”

    陈川急的团团转道:“我也不知道,我也不知道呀。”

    独孤寒见陈平的军队被堵在外面也是急的不行,可是硬杀过去的话肯定连城门都接近不了。

    过了好一会儿,就在独孤寒快要没有耐心的时候,远处突然传来马蹄声和脚步声。独孤寒一看,发现又有一批军士从这边赶来。

    独孤寒眼睛一亮,顿时计上心头。

    独孤寒急忙隐身于一店铺外的树丛,在军队绕过拐角出时突然将最后面的一个卫士劫住并拖到了树丛里一掌打晕。

    门口的军士见有人过来急忙严阵以待。

    领头的道:“什么人?”

    刚到的军队的领头人站出来道:“郑其将军,是我,听说二公子的军队已经到了城外,奉严将军的命令前来协助守城。”

    郑其一看松了口气道:“原来是范将军。将军放心,二公子没有攻城器械,暂时无法攻城。”

    郑其点头道:“好,我们先到城楼看看去。”

    范将军和郑其对话的时候,独孤寒正好换上了衣服混到了军队里面。

    范将军命军士原地待命后便于郑其往城楼走去,独孤寒连忙跟了上去。

    两人正在往城楼上走的时候,后面的范将军发现自己后面还跟着个军士,顿时大怒道:“你个小兵跟过来干嘛?还不给我退下去。”

    独孤寒见已经安全到了城楼,于是直接一剑刺死了说话的范将军。这倒是让前面带头的郑其和准备过来迎接的周康与副将大惊。

    趁着众人还没反应过来,独孤寒一剑杀了郑其,接着一个闪身到了周康面前将剑放在他脖子上道:“即刻打开城门。”

    副将这才反应过来,急忙道:“有敌人,准备迎敌。”

    大批军士反应过来,纷纷以将枪和弓箭对准了独孤寒。

    城上的动静自然惊动了城下六神无主的陈平和陈川。

    陈川大喜道:“那位是谁?”

    陈平摇头道:“不,不知道。”

    独孤寒再次对周康道:“打开城门,否则死路一条。”

    周康心里恐惧,嘴里却道:“你……你休想,我们有这么多人,杀了我你也活不了。”

    独孤寒忧心陈天麟等人,哪里容他在此墨迹,直接最强一剑将他整个人从头顶分成两半,尸体直接落到城外,引起一阵惊呼。

    那副将哪里见过这阵势,还在惊恐中便发现独孤寒的带血的剑已经架在自己脖子上。

    独孤寒冷冷的道:“命令打开城门。”

    副将战战兢兢的道:“这……这……”

    独孤寒可不愿意和他继续墨迹,手上稍微一使力,那副将的脖子上便多出了一条小小的口子。

    独孤寒道:“再让我说第二遍,你的头便没了。”

    副将肝胆俱裂的跪下道:“大侠饶命,小的,小的马上打开城门。”

    副将急忙对周围的军士下令道:“还不赶紧打开城门。”

    几个卫士手足无措的不知道该咋办?

    副将暴跳道:“还不打开城门,你们要造反吗?”

    众军士反应过来,急忙开始打开城门。独孤寒见城门已经打开,陈平等已经纷纷冲进城里。将剑移开副将的脖子纵身跳下的城楼。

    那副将先是死里逃生被吓得摊倒在地,见陈平等已经入城,慌忙连滚带爬的往城楼下跑过来。

    陈平和陈川进到城里见到独孤寒连忙上前。陈平道:“敢问前辈是?”

    独孤寒道:“独孤寒,赶紧带兵去侯府。”

    独孤寒直接抢了一个卫士的马往侯府赶去,陈川和众军士紧随其后。

    陈平先是一阵大惊,他想不到对方便是独孤寒。对于独孤寒他可是不陌生了,母亲当初回夏州便是他护送的,三弟和张文提的最多的就是他。

    陈平反应过来正欲追赶,那副将爬着过来跪下道:“末将知罪,请二公子饶命。”

    陈平一脚踹开他道:“让军士原地待命,擅动者以叛军论处。”

    陈平骑上马急匆匆的往侯府而去。

    听了独孤寒的叙述,众人唏嘘不已。

    陈天麟感动道:“谢谢您,独孤叔,谢谢您对我和师兄的关爱。”

    独孤寒道:“我们之间就不要客气了,我没有子嗣,一直视你们为我的儿子。”

    陈天麟点头道:“我知道,我知道。”

    张文眼中含泪,面上却笑嘻嘻的道:“独孤叔,你真够威武的,单枪匹马杀上城楼,要不是您,我们恐怕都死了。”

    独孤寒瞪了他一眼道:“说什么话呢,麟儿不是已经控制住场面了吗?我不来你们也不会有事。”

    陈天麟含泪道:“独孤叔孤身涉险,如此深情,我们……我们……”

    独孤寒制止道:“好了好了,不要再说这样的话了,听着就瘆得慌。而且要不是有援兵过来,我还真的没有机会接近那城楼。”

    陈天麟微笑道:“看来是天不绝我陈家,可喜可贺。”

    华兴笑道:“就像老弟你说的,老天还是照顾好人的,哪里能处处让坏人得逞。”

    陈天麟点头道:“就为了这好人两字,我们等下也要大醉一场。”

    陈平带兵来到严府,严府的管家已经跪在门口等候了。

    陈平道:“李管家,严光的事看来你是知道的?”

    李管家叩头道:“老爷的计划小的都知道,不过……”

    陈平道:“我知道,你并未参与其中。”

    李管家叩头道:“还有老夫人和少夫人也是一点不知情,请公子网开一面,饶恕她们。”

    陈平道:“她们都没有走是不是?”

    李管家道:“老爷说了不用通知她们。他此次成败在此一举,赢了固然没有走的必要,输了的话也没必要走了。”

    陈平苦笑了一下。然后对旁边的副将道:“严府查封,财物全部充公。仆役等有李管家就地遣散,严府的亲眷全部看押起来,不可虐待,等侯爷日后再做区处。”

    副将急忙道:“是,末将得令。”

    李管家泪流满面的拜谢道:“谢二公子给他们一条活路。”

    陈平叹了口气道:“大家也都很熟了,我也想不到事情会到这种地步,你去做你该做的事吧。”

    李管家道:“是。”

    陈平看了看严府,然后叹了口气在旁边的石凳上坐了下来。 (责任编辑:admin)
织梦二维码生成器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发表评论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评价:
表情:
用户名: 验证码:点击我更换图片
栏目列表
广告位API接口通信错误,查看德得广告获取帮助
推荐内容
广告位API接口通信错误,查看德得广告获取帮助
广告位API接口通信错误,查看德得广告获取帮助